7 (3).jpg

 

慾望的惡魔情人(一) 慾望的惡魔情人(二) 慾望的惡魔情人(三) 

 

雷森又要出席某個上流社會的名嬡的生日酒宴了。

林蕪婷承認自己的確存在著私心,不想讓別的女人覬覦自己心愛的男人,可是她也知道這些場合是雷森必須得參加的。因而無論如何她也只能陪著雷森出席這些做作的上流社會酒宴,當他今晚的女伴。「小婷兒,你好了嗎?」試衣間外傳來了男人的催促。

 

林蕪婷換好了男人為她精心挑選的藍天鵝絨晚禮服,又對著鏡子仔細檢查了一下臉上的妝容是不是褪色了,這才滿意地對著門外道:「總裁,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隨地,她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在男人面前。

 

推開試衣間的門,頓時一個像誤入凡間的天使般的人兒出現在了雷森的面前。

 

教她看上去既純潔又美艷。精緻的鑽石項鏈襯托得她的皮膚更加晶瑩剔透,充滿了誘惑的風情。淡雅的裝束更凸顯出她美麗的面容,纖纖一握的腰肢是那樣惹人憐愛,雷森感到自己的下腹立即火熱了起來,若不是現在有這麼多人在場,他一定會當場撕開她的束縛,用自己的身體代替那些繁瑣的衣料。

 

「雷森,我–我好看麼?」有些緊張地玩弄著裙擺,林蕪婷甚至不敢看面前的男人,忐忑不安地等著男人的評價。

「太美了!我的小天使,真不捨得讓這麼完美的你出現在他人面前。」男人望著她的黑眸漸漸變得炙熱。

林蕪婷有些害羞地抬眼回望著男人,這一瞬間,她差點沒尖叫出來。

 

53.jpg

 

剪裁得體的金黑色西服恰到好處地襯托出他健碩完美的身材,修長的西裝褲更教他瘦削結實的臀部更加性感,一頭黑亮的濃密黑髮全都向後梳起,露出他飽滿寬敞的額頭。最吸引人的是他竟然取下了無框眼鏡,而戴上了淡藍色的隱形眼鏡,讓他的黑眸中更帶上了一股神秘的色彩,柔化了他銳利的眸光,也讓他完美俊朗的五官輪廓更為深刻,看起來更加真實,更加奪人眼球。

 

他不過就站在那兒一動不動,藏不住的貴族氣質也從他週身輻射而出,自然而然地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林蕪婷有些吃味地看著年輕漂亮的女店員們都在偷偷地注視著他,她不僅心下更加苦澀。他就像是掩不住光芒的寶物,無論如何也讓人難以忽視。而她卻這麼平凡,這麼普通,如何配站在光芒四射的他的身邊?

 

「過來。」男人衝她招了招手,溫柔而優雅地微笑著。

她反應過來,連忙跑上前去,將自己的小手放進他的手心裡。

 

「走吧。」來不及回過神來,男人已經將她帶到他的車上,男人溫柔地在她唇上烙下一吻,輕聲道:「我們現在直接去宴會會場,好嗎?」終於從自己自怨自艾的心情中掙脫出來,林蕪婷輕柔地對著男人笑了笑:

 

「好。」男人也微微衝她笑了笑,卻不知那英俊瀟灑的笑容幾乎奪去她的呼吸。

 

51.jpg

 

「你今晚真美,」男人又是忍不住在她誘人的紅唇上親了一下,瞳孔裡滿是欲色,「等會一定要把你看緊點,千萬不能讓別的男人接近你。」充滿佔有慾的話語卻是讓她也滿心甜蜜,她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也重重地吻了一下他性感的薄唇:「那我等會也要看緊你嗎?」「該死的!別考驗我的忍耐力,」男人的黑眸因為小東西大膽的行為立即火熱起來,「我可不想現在在車上就要了你,–至少也要等到宴會結束後,我一定會做到你哭出來為止。」

 

林蕪婷的小臉忍不住又紅了,嬌嗔著又打了男人一下:「你討厭,腦子裡就光想著那種事。」「難道你不想嗎?」男人咧開嘴笑了,大掌更是不安分地滑入女人的裙下,隔著那薄薄的褻褲用手指撥弄那朵羞澀的花兒,沒幾下那誘人的粘液立即沾濕了他的粗指。

 

小女人立即變得媚眼如絲,紅唇裡更逸出令男人血脈噴張的嬌喘,下一刻小手幾乎要不受控制地撫上男人的胸膛。

「該死的,你居然誘惑我!」男人不重不輕地咬了女人的唇瓣一口,滿臉慾求不滿,「再這樣下去我們今天不用出席宴會了。」「這樣有什麼不好麼?」林蕪婷大膽地將手撫上男人的胸口,第一次主動地開口要求,「我們回公寓好不好?」「不,小天使,雖然我現在很想把自己埋進你誘人的身體裡,但是今晚的宴會卻是推不掉了。」雷森有些詫異地看著小女人勾引的舉動,雖然不捨但還是堅決拒絕了。

 

「哦。」有些挫敗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蕪婷悶悶地想著自己的心事。

***************************************************************

兩人到達會場前,舉辦宴會的地方已經有不少四處走動的人影了,不少人正舉著盛滿紅酒的杯子互相不甚親密地交談著各種話題。但兩人從車上走下來時,卻是瞬間吸引了在場大多數人的目光。

 

雷森就不用說了,他英俊完美的面容早就在上流社會的女性中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舉手投足間,皆是讓人難以抗拒的優雅和高貴。而今天他這一身打扮更是教在場的女人們連話都忘了怎麼說。

 

可是更教人感興趣的卻是他身邊的可人兒,在場的人可以說在今天之前都沒有見過林蕪婷,自然大多數的人都會對這個天使一般純潔迷人的女人感到興趣盎然,尤其是雷森佔有性十足地圈著她細軟的纖腰,更是讓人好奇兩人的關係。顯然她是雷森的新歡。

 

林蕪婷有些緊張地咬著下唇,小手緊緊地抓著雷森的黑色晚禮服,她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正式的上流社會的酒宴,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總裁。」林蕪婷小聲地對一臉冷峻的雷森道。

「什麼事?我可愛的林秘書?」雷森調笑地勾起性感得讓人想尖叫的嘴角,對懷裡明顯有些發抖的小女人道。

「這裡–到底是–」林蕪婷看著雷森,輕聲問道。

 

「這是『莫維佳』集團食品大亨的獨生愛女方羽琳的生日宴會。」雷森輕聲對她耳語,在外人的角度看來好像是他在親吻她的鬢角,親密的氣氛令在場女人們眼紅不已。

 

「食品大亨?」林蕪婷瞪圓吃驚的雙眼,可愛得讓男人忍不住輕舔下唇。

正當「森帝」總裁禁不住誘惑準備俯身親吻美人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森!」親密的稱呼教林蕪婷渾身一顫,忍不住看向來人。這一下,連同為女人的林蕪婷也感到吃驚不已。

 

好美的女人!

 

走來的這個女人美麗得幾乎有些不真實,精緻誘人的五官,完美修長的身形,走路堪比世界頂尖模特兒的優雅與風度,一舉一動都讓男人無法抗拒。她穿著一襲雪白的晚禮服,高貴得讓林蕪婷忍不住有些自卑地想推開雷森的手,但無奈男人的力量是她一時半會難以抗拒的,她只好任由男人牽著她。

 

「方羽琳。」雷森的表情看來高深莫測,他的口氣也是淡淡的,聽不出個中情緒。

什麼?她就是今天的女主角方羽琳?!

林蕪婷驚呆了看著這美得可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的美麗女子,絲毫沒注意到方羽琳眼中一閃而逝的嫉妒與敵意。

 

「森?你怎麼可以這樣冷淡地對待人家?」方羽琳親密地向雷森撒著嬌,如同天籟的聲音令人心醉,但顯然不包括雷森。

「對不起,方大小姐,我並不覺得我們有熟到什麼程度。」雷森的口氣幾乎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森,你–」方羽琳臉上閃過一絲受傷的神色,連林蕪婷看了都感到心疼不已。

 

半晌,方羽琳的臉色才恢復過來,她的臉上擠出一絲勉強的笑意對雷森道:

 

「雷森,不給我介紹一下你身邊的這位美女嗎?」雷森聞言看了看臂彎裡的小女人,淡淡地介紹道:「這是我的新秘書,林蕪婷。」「林蕪婷小姐,你好。」方羽琳伸出手來以示友好。

 

「方羽琳小姐,你好。」林蕪婷也禮貌地回應道並伸出手來和方羽琳握了握。

「森,我能和你談談嗎?」方羽琳突然又轉頭對雷森道。

「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談的。」雷森冰冷的唇一抿,吐出教方羽琳臉色蒼白的話語。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能陪我說說話嗎?」方羽琳一臉期待地看著雷森,眼睛裡幾乎要滲出水來。

「那我祝方大小姐生日快樂。」「可是……」方羽琳還想說什麼,但雷森打斷了她的話。

「很抱歉,但我要失陪了,我得帶我的秘書去別的地方見見我的朋友們。」雷森一說完,大手一拉,便把林蕪婷強行帶走了。

 

回頭看著方羽琳泫然若泣的表情,林蕪婷不由感到有些於心不忍,她想張口對雷森說些什麼,可是她不敢,她自己也只是雷森的秘書而已。

走出好遠,林蕪婷才看到雷森一臉冰冷的神情,想來他們之間曾經一定有過些什麼,不然雷森不會露出這種表情來。

兩人來到人群中間,許多人都舉杯向雷森致意,雷森也都是略顯冷淡地點了點頭算作回應。

 

「雷森。」正在這時,一個好聽的男性嗓音傳了過來,林蕪婷好奇地回頭,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正分開人群,向雷森的方向走過來。

等到男人來到兩人跟前,林蕪婷這才發現,對方是一個英俊而優雅的男子,他有一頭栗色的短髮,褐色的眼眸帶著蠱惑人心的迷人魅力,微微上翹的嘴角帶著一絲不羈與性感。可以說,這是一個十分吸引女人的男人。「怎麼你也來了?」雷森這才微笑對來人道,又轉頭為林蕪婷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陸皓然。」「這位天使般的美女是?」陸皓然的一雙褐色眸子向林蕪婷看過來,林蕪婷瞬間忍不住有些莫名的怯意。

 

「這是我的秘書,不准動歪心喔。」雷森半認真半調侃地道。

「放心,我可不是那種會橫刀奪朋友之愛的人。」陸皓然溫和地微笑著。

 

「那最好,」雷森又對陸皓然道,「怎麼你也準備今晚來抱得美人歸的嗎?」「哪有,我可不像你那麼好的運氣,已經找到美人了,我到現在可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呢。」陸皓然笑嘻嘻地道。

「你小子!」雷森拍了拍好朋友的肩膀,微笑道,「少給我油腔滑調的。」林蕪婷微笑著看著雷森的俊美笑意,心下不禁一陣蕩漾。

 

正在這時人群那頭又傳來了呼喚雷森的聲音,雷森轉過頭去,對人群那邊一個男人擺了擺手,然後對身邊的林蕪婷道:「我要過去一下,別亂跑哦。」「嗯。」林蕪婷點了點頭答應。

雷森接著又對陸皓然道:「照顧好我的秘書,別把她弄丟了。」「放心到時一定還你一個完整的美人。」陸皓然依舊是帶著戲謔地口吻道。

 

雷森這才放心地走開了。

林蕪婷轉過頭來,看向面前的陸皓然,微笑道:「你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嗎?」「當然,我和那個惡魔可是大學時就認識了喔。」陸皓然想起來不由露出懷念的微笑。

「怎麼你也稱呼他為惡魔?」林蕪婷不由有些好笑。

「當然了,那傢伙就是惡魔的轉世,你不知道那傢伙私底下有多會整人,一旦落到他手上,就沒有你掙扎的份了,我就是最好的例子。」陸皓然心有慼慼地道。

 

林蕪婷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個男人真是太有趣了,說話的語氣活像個小男孩似的。

 

10 (4).jpg

 

「對了,你是怎麼當上那惡魔的秘書的,他沒刁難你嗎?」聞言,林蕪婷小腦袋裡立刻想到她競選秘書的那天在休息室裡,雷森是怎樣狂野地奪去她的純潔,小臉蛋不禁紅了一片。

「到那惡魔的手下工作一定很無趣吧,不如當我的秘書怎樣?我給你的工資絕對不會比那惡魔給的低。」陸皓然依然笑嘻嘻的道。

 

林蕪婷笑著搖了搖頭,道:「雷森他對我其實蠻好的,而且酬勞也很高。」聞言陸皓然又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真是太可愛了,雷森怎麼會找到像你這麼可口的人兒?」聽到這話林蕪婷臉更紅了,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只聽陸皓然又自顧自地道:「你簡直就像是個天使,而雷森那傢伙就是不折不扣的惡魔。天使配惡魔,哈,真是有趣極了。」「陸先生,您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林蕪婷簡直有股落荒而逃的衝動了。

 

「別叫我先生,聽著怪生疏的,不如叫我陸大哥吧,」陸皓然笑道,「好了,好了,我開玩笑的,別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喔,尤其不能告訴雷森那惡魔,不然你明天就會在報紙上看到這麼一條消息:某神秘男子無故橫屍街頭。」「撲哧–」林蕪婷忍不住終於大笑起來,這個男人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有意思。

 

「誒,你別儘是笑啊–對了,雷森那傢伙怎麼還沒回來?說個話需要這麼長時間嗎?」陸皓然突然發問道,林蕪婷也是一愣,確實雷森去了很長時間了。

「別管他了,他準是又被哪位美女纏住一時脫不開身。我們繼續聊我們的,雷森那傢伙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林蕪婷有些隱約的不安,但她沒多想,只是點了點頭便繼續和陸皓然聊了起來。

可是當兩人聊了十多分鐘,而雷森還沒回來,兩人都開始感覺到不對了。

「走吧,我們去找他。」陸皓然皺了皺眉頭,看了看四周,決定去找自己的好友。

 

他很自然地牽起蕪婷的手,便開始帶她在宴會廳裡找尋起來。結果兩人找遍了整個大廳也沒看到雷森的人影,蕪婷不由有些慌了,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陸皓然。

「沒關係,我們再去花園裡看看。」陸皓然安慰道,便帶著林蕪婷向宴會的後花園走去。

當兩人剛要靠近後花園時,卻突然聽見了隱約有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森,我沒有騙你,我是真的迫不得已才那樣做的!」一個如同天籟的悅耳女聲傳了過來。

林蕪婷停住了腳步,小臉頓時變得有些蒼白,因為她聽出了這是方羽琳的聲音。

陸皓然一言不發地拉著林蕪婷躲向一邊的草叢,透過草叢的縫隙看去,月光下隱約有兩個影子,一個是方羽琳,而另一個顯然是雷森。

 

「方大小姐,你不覺得你的行為很幼稚可笑嗎?」雷森嗤之以鼻,「原來感情在關鍵時候也是可以出賣的。」「我沒有出賣你,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你,求你,森,不要丟下我!」月光下,一個纖細的身影緊緊地抱住了另一個高大的影子,但隨即她卻被甩開了。

 

「很抱歉,可是雷森對方大小姐一點想法也沒有,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你。」「有的,有的!你對我不是曾經很溫柔嗎?你會用你的身子壓住我,摟著我的腰,一遍一遍說我好美。」「可是那是在床上,確實,我不否認方大小姐在床上的表現可圈可點,可是我不記得我對大小姐作過什麼承諾。」雷森的話像夜風一樣冷冷的讓人心寒。

 

 

20 (2).jpg

 

「不會的,我們曾經在床上一起做過三天三夜的愛,你說你一步也不捨得離開我,你不會是騙我的!」「對,我確實沒騙你,你的身體很美,而且總喜歡用你的小穴把我咬得緊緊的,只要我離開一下,你那裡都會淫蕩得水流成河,還喜歡抱著我的腰舔我的下面,我想是男人肯定都忘不了你。」「不是的!我只有過你一個男人,你是我的第一次,我只會對你才會變成那樣的!」「是不是只對我我沒興趣知道,我現在有比你更加合我心意的床伴,你大可像我一樣去找其他的男人,我不在乎。」「你是說那個和你一起的女孩吧?她不會比我更瞭解你需要什麼,她也不會知道你的敏感帶在哪裡。

 

我記得的!你最喜歡把我綁起來,從我的後面進入我的身體裡,而且每次一定要我哭著求你你才會射在我的子宮裡,我真的知道你喜歡什麼的!」林蕪婷從沒想到方羽琳會是這樣一個女孩,這些淫穢的詞從她嘴裡說出來,竟然可以完全不在乎。

 

「對,我是喜歡。可是這些都只限於身體上的快感而已。」「森,不會的,我記得你總是要我被你做到連尿都射出來你才會停止的,你說你最喜歡我邊哭邊噴水的情景,你明明說過你喜歡我的!」「好吧,我是喜歡你,可是那只是因為你在床上表現很狂野,我喜歡你在床上的淫蕩,你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尤物。」雷森殘忍的話語即便是舞台聽了都感到一陣心悸。

 

「那好吧,那我還可以再當你的床伴嗎?你把那個女孩辭掉好不好,我可以滿足你的,我只要當你的床伴就可以了,我忘不了你,森,我真的忘不了你,每天夜晚我都要拿你為我特別訂做的橡膠棒自慰才睡得著,你說你喜歡我一天到晚都在小穴裡插那根和你同樣尺寸的橡膠棒,我全都記得的!」說道這裡,方羽琳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可是我比較喜歡現在的床伴,她的表現可是絲毫不會比你遜色,而且她的小穴美得讓人簡直難以克制,每次我進入她的身體都要拚命克制自己不射出來,現在每天晚上我都會摟著她做愛做的事,她很會用她的蜜穴吸吮我的那裡,除了她我可是再也不想抱其他的女人了。」聽著雷森邪惡的話語,林蕪婷不由得身體發抖,可是雷森最後一句話卻是讓她聽了好興奮。

難道雷森是在暗示她是獨一無二的嗎?

 

「不可能的,雷森,讓我呆在你身邊好不好,我願意和她一起在床上伺候你,只求你再接受我一次!」方羽琳絕望地大喊道。

「可是我再也不想讓一個別有用心的女人呆在我身邊。」雷森冷冽地道。

 

「求你……森……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那麼在意,我是真的愛上了你,這一次我不會再對你說謊了……我好後悔……」「可是我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了,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沒愛過你一分一毫。」雷森冷酷地甩下最後一句,準備轉身離開,絲毫不在意這一句將女人傷得體無完膚。

 

26.jpg

 

就在這時,方羽琳突然撲了上來,摟住了雷森的脖子,開始狠命地舔吻雷森性感的唇瓣。

「你在幹什麼?!」雷森想甩開,可是方羽琳完全不肯放,另一隻手更開始撕扯雷森的禮服襯衫。

突然的,林蕪婷不知道那裡來的一股勇氣,她從草叢中間跑了出來,衝上前去,一把推開了正纏著雷森的女體。

 

「小婷兒?」雷森一愣,但還沒反應過來,脖子就被林蕪婷的小手摟住,嘴唇也碰到了一個軟軟的甜香的東西。

林蕪婷大膽地狂吻著雷森,毫不在意會被其他人看到,近在咫尺的雷森臉上的眼神好迷人,熟悉的黑眸裡的顏色更是逐漸加深。然後雷森抱住她的身子,開始反客為主地親吻她的香唇。

 

「啪啪啪!」突然有鼓掌的聲音傳來,陸皓然從草叢中間冒出來,正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雷森立刻放開林蕪婷嬌美的身子,瞪著他道:「該死的,怎麼你也在這兒?」「我如果不在這兒,不就錯過一場好戲了嗎?」陸皓然依然是笑著,但他看向方羽琳的眼神卻是冰冷不已。

 

「小婷兒,我們回去吧。」雷森意味深長地看了好友一眼,不再說話,帶著林蕪婷迅速離開了立刻這是非之地。

一直到坐上車之前,兩人都一言不發,直到兩人駛離會場時,雷森終於出聲:

「你怎麼會在那裡?」林蕪婷咬了咬唇,但還是決定實話實說:「是陸大哥帶我去的。」「陸大哥?」聽著這親暱的稱呼,雷森自己都不知為何自己聽了那麼火大。

 

「嗯?」林蕪婷不明所以地用無辜的眼神看著雷森,雷森也沉默著與她對視,氣氛甚是怪異。

突然,雷森伸過頭去,一把吮住了女人那張紅艷艷的小嘴。

 

**************************************************

車廂裡瀰漫著一股化不開的情慾氣息,男人將車停在路邊,本來只是接吻的,兩人卻在嘴唇相碰的瞬間天雷勾動地火。於是兩人的衣物便一件接一件地褪去,被扔在車內雪白的羊絨地毯上。

 

12 (7).jpg

 

 

「啊–森……」蕪婷呻吟著,嬌美的身子被狂妄的男人壓在方向盤上,在昏暗的車內燈光下,女人胸前兩朵嬌嫩的乳尖像兩朵誘人的紅莓,水嫩嫩的教人心動不已。

雷森禁不住俯首含住一邊甜蜜的乳尖,在嘴裡反覆啃咬、吸吮,直吸得那可愛的小人兒忍不住弓起腰來發出甜膩的呻吟,小手更是無力地垂在兩邊任由男人為所欲為。

 

雷森一把扳開女人雪白纖細的玉腿,教那朵羞澀的蜜花無所遁形,在燈光下泛出晶瑩粉紅的光澤,誘惑的蜜洞口處已經滿綻出紅嫩的花朵,隨時等待男人摘下。

男人迅速解放了自己下身叫囂的狂野巨龍,扶著男性昂揚的粗壯根莖,他對準那朵吐露芬芳的嬌花兒,強健的腰肢一挺,巨碩的男性慾望便狠狠地嵌進了那火熱嬌嫩的花蕊中。

 

「啊啊–」蕪婷拱起身子,為這絕美的快意不禁全身顫抖,雪白的身子也泛起了嬌媚的紅艷。男人一下子就進得好深,火熱的鋼莖將她嬌嫩的內壁燙得濕漉漉的,嬌小的子宮口被擠入他過於強壯的龍頭,將她柔軟的花徑一下子就擴張到極限,讓她幾乎有種被貫穿的感覺。

 

「好濕–嘖嘖,你真是個貪婪的小東西。」男人發出邪魅的輕笑,一把扶住她的纖腰,開始在她生嫩的蜜穴內用力的衝撞起來。

「不要–啊–你太大了–啊啊–」蕪婷弓起腰肢,雙腿用力地圈住雷森強壯的健腰,雪白的雙乳甩出一波波誘人的乳浪與香汗,腿間沾滿香露的紅玫瑰一遍又一遍貪婪吞吐著男人如同香蕉般堅挺巨大的粗杵,豐沛淋漓的水蜜從她腿間噴灑出來,被男人抽插得四處飛濺。

 

「我的老天,你的小穴叫得真好聽。」男人壞心地故意用不堪入耳的話折磨著她,大手恣意地將她胸前的渾圓雙峰搓擠出不堪入目的淫蕩形狀。塞滿她小腹的巨碩肉棒更是像電動馬達般突然加快旋轉速度,在她的嬌穴內攪弄出不堪入耳的淫糜水聲。

 

「不行了……森……慢……慢一點……」女人尖叫著、哭喊著,嬌小的紅穴兒將男性的黑龍包裹得無比緊實猶如身體的一部分,小小的穴口先是被難以抗拒地撐大到極限,然後又被男人全數抽離,晶瑩的粘液被大量地帶出,藕斷絲連地纏繞在男性賁張的巨劍上。

 

「不行啊,已經快要高潮了嗎?」男人咧開俊美的嘴角,扶住下身青筋暴起、稜角分明的碩大欲獸再次挺進那誘人無比的柔軟嬌滑的花蕊內,大掌托起蕪婷嬌柔無力的纖腰,他邪惡地要求道:「小婷兒,接下來的遊戲你一定會喜歡的,想試試看嗎?」蕪婷睜開霧氣氤氳的眼睛,看著男人英俊得如同惡魔的面容,輕聲喃道:

 

21.jpg

 

「……好。」得到小女人的允許,雷森再也無所顧忌,他抓住女人的細腰,如同野獸般嘶吼了一聲便抵住女人柔軟的小腹,滾燙的慾望火種在女性的紅蕊裡肆意狂燒,他擺弄著性感瘦削的臀部,將粗礪的男根一寸寸頂進女人難以想像的深度,如同蜜蜂採集花蜜般在那溫軟的子宮內狠狠地頂弄起來。

 

「啊–啊–」蕪婷整個身子都被男人頂撞得搖晃起來,她只得反手扶住方向盤兩邊以穩定身體,濕潤的腿間泌出越來越多濕滑的香蜜,雪白的雙腿被男人撐開分別架在男人的寬肩兩側,狂野的巨龍深深地釘進她紅蓮般盛放的嬌穴內,她低首便能看清自己雙腿間和男人親密相連的性器,被粗長的男龍一次次扯出的粉紅嫩肉像桃花般鮮艷誘人,卻又在下一秒被男人猛力頂回去,而一波蜜汁則從她的花蕊裡濺射出來,流得兩人的下體到處都是。

 

這教人羞慚的景象教蕪婷小腹一陣酥軟,被男人填滿的嫩穴裡噴出更多粘膩的蜜汁,像是小小的噴泉般濺灑得越來越多、越來越遠,唧唧的浪水將她的小紅花浸淫得更加美艷誘惑,每一波美妙的高潮都讓她忍不住邊抽搐邊噴水,將那巨大的龍根吮吸得油亮水滑。

看著身下誘人的女體猶如美女蛇般妖嬈地纏繞著他的身子,那貪婪的洞口更是一次次

吐出鮮艷的蛇信,雷森不禁被誘惑得難以克制地狂衝起來,教那濕漉的蜜穴吸緊他的鋼棒,他撐開她的雙腿在那美妙的天堂裡來回抽送,將她玩弄得哭叫不停。

女人嬌媚地吟叫著,腿間那粒紅莓般的花珠被男人肆意揉捏,教她的乳尖都跟著堅挺起來,抖弄出紅艷的乳浪來。

 

「你把我咬得好緊!該死的,這滋味真他媽的爽!」男人因為這絕美的快意忍不住仰頭咬牙,下體被濕熱的女性蜜肉緊緊地圈住、擠壓,入同進入了極樂的天堂。

「森–森–」蕪婷無意識地搓弄著自己胸前高聳的雪白雙峰,將俏立的乳尖都捏擠成了艷麗的莓紅,這模樣簡直誘惑得讓人難以抗拒。

 

雷森手臂上的肌理結實地賁起,全身上下如同阿波羅般壯碩的肌肉被汗水沾濕得強健而又性感,而按著女人雙肩的手背上也是青筋勃起,充滿了原始的野性魅力,而那不斷進出女性蜜地的巨大狼根上也佈滿了僨張的青筋,看上去性感強壯得不得了。

「森啊–」終於,身下的女人哭喊著再次挺高纖腰,在近乎傾瀉的潮噴中被送上極樂的巔峰,不斷抽搐的蜜徑將男人的欲龍吮吸得更緊,嬌小的子宮更是猛然收縮將男性的龍頭擠壓得幾乎要火山噴發。

 

雷森咬緊牙關,挺身在一個深深的俯衝中,終於酣暢淋漓地將滾燙的岩漿全數噴射了出來,將女人那窄小的子宮喂得滿溢了出來。

抖動著瘦削臀部在女人嬌滑的蜜徑內做著小幅度的抽送以延長高潮的餘韻,男人不禁快意地仰頭痛快地咆哮起來。

「小天使,你真棒!」雷森重重地啄吻了一下女人汗濕的額角,嘶啞的嗓音裡滿是高潮後的愉悅。

 

「那我們–回家還要做嗎?」林蕪婷儘管感到了高潮後的酸痛,但仍努力露出誘惑美艷的笑容,細軟的腰肢更是嬌媚地摩擦著男人強健的腹肌,水嫩的穴花兒則用力地收縮著將男人的粗鐵咬得更緊。

她好想要得到這個完美男人的一切,為此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你覺得呢?」男人卻是為她的主動不由露出邪魅的笑意,餵在她嬌穴內的鐵棍更隱隱有復甦的跡象,林蕪婷想她已經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那我們……快點回家去吧,洗完澡再繼續……」女人的聲音漸漸小到聽不見,但雷森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好的,那我們就快點回公寓繼續做愛吧!」雷森壞心地笑著,重新啟動引擎向著公寓的方向駛去。

 

***************************************************************************************************

68.jpg

 

是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夜晚……火紅的大床上,女人那乳白嬌嫩的身體被一具全裸的男性身軀壓在身下,男人瘦削性感的臀部用力地抽送著,撞得女人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嬌吟。隨著一聲聲淫靡火熱的生殖器官摩擦聲,那精壯的巨根每一次抽出,緊緊包裹男性象徵的粉嫩紅蕊裡都會滑出大量粘膩的蜜汁,將身下的床單浸濕了一大片。大床激烈地搖晃著,不時發出粗嘎的咯吱聲響,可以想見男人有多麼用力地在疼愛身下的女人。

 

「森–森–啊–慢一點–」蕪婷一邊發出誘人犯罪的呻吟,一邊妖艷地扭動著白嫩的胴體迎合身上的男人,一對高聳的渾圓更是甩出蠱惑人心的乳波,彷彿在誘惑男人的吸吮。事實上,她胸前兩粒嬌艷的果實早就在男人唇舌的調教下充血勃起,隨著男人撞擊的動作誘人地彈跳著,惹得雷森直想嗜血地一口吧它們咬下來,吞進肚裡。

 

「喜歡嗎–哦–小天使–你好緊啊–」男人戲謔地在女人耳邊吐出熱氣,雙臂托著女人的玉腿向兩邊撐開,邪笑著欣賞那朵貪婪的嬌花吞吐他的男性雄風的淫蕩美景,誘惑得他差點把持不住在那緊窒的灼熱天堂裡傾瀉出來。

 

你可能會喜歡:

愛的想像力 

激情車震 

慾望台北 

偷窺情事 

禁忌情婦(一) 

禁忌情婦(二) 

禁忌情婦(三) 

慾望的惡魔情人(一) 

慾望的惡魔情人(二) 

慾望的惡魔情人(三) 

魔鏡裡的情人 

愛與慾的詩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dy 的頭像
fandy

情色異想世界~18禁~未成年勿入

f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