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紅言-禁忌情婦

她和他算什麼關係?被他包養藏匿的情婦?

被他報復軟禁的俘虜?還是僅供泄欲的玩物?

她苦澀一笑。也許……都是吧。   


第一章


大門突然開啟,走進一名高大的男子,他將鑰匙放進鞋櫃上的水晶盤,然後輕輕將門關上。

紀繪對男子的到來全然不覺意外,她靜靜地放下手中畫筆,看著他走人客廳,也把強勢的氣息帶進屋裏。

他,安騰政,週末晚上七點出現,隔日晚上七點便會離開的男子,一星期僅來此兩天,一個月來皆是如此。

“過來。”騰政從她身後走過,籲出一道冷冷氣色。

 

進人寢室,騰政將公事包放至桌上,龐大的身軀坐在床沿,柔軟的水床立即凹陷。

接著,他褪去黑色西裝外套,拉下冷色系的領帶,隨性地丟至床頭,嘴角微微牽起一道陰邪弧度,向正對著房門的她勾勾手指。

紀繪像被催眠似地,眸子蒙上一層迷離水光,她離開放置的在客廳窗臺前的畫架,緩緩向他走近。

“你今天把頭髮挽了起來。”騰政拉她坐上床沿,輕撫著她……的頭髮。

不施脂粉的她,五官靈秀清純,幾綹垂落臉龐的發絲,飄動著女性特有的嫵媚,霎時炫惑了他的目光。

“覺得這樣比較輕便,順手就用畫筆把頭髮挽了起來……”她尷尬地縮了縮肩膀,猜想自己看起來一定相當邋遢。

騰政眉頭挑高,將紀繪腦後的畫筆抽掉,絲絹般的黑髮如瀑布流泄而下,散發出一陣優雅的玫瑰花香。

嗯,他喜歡這個香味,淡淡的,甜甜的,柔柔的,比頂級紅酒還要教他陶醉……

“我去洗澡。”她發現手指不小心沾到一些油彩。

“不用。”他拈起一綹秀髮,慢慢掃過鼻間,吸嗅著她的發香,再拉起她的小手,細聞淡淡的油彩味道。

“那我去洗個手……”她才起身,他又拉她坐下。

“也不用。”她的體香和顏料混成一股奇特的味道,恣意地竄進他體內,引發一波又一波的騷動。

“不好啦!我還是去——”

“回來。”他伸出手將她抓入懷裏,霸道地壓上了她。

“你……你每次來就只是想和我做愛?”紀繪黯然地問。

“是又怎樣?”

“為什麼?”他的體溫像把烈火灼燒著她,而他的表情卻是如此冰寒,極大的反差刺激幾乎將她摧毀。

“你不也等著?”他彈弄她的臉頰,冷邪一笑。

“我……”紀繪羞怯地垂下眼睫,雙唇抿起不敢回答。是的,她是在等他……

一個人住在棟位於郊外的別墅,不能外出,只有寂寞陪伴……不可否認的,她每天都渴望著他的到來,因為能在他溫暖的懷裏找到慰籍和安全感。

“你的身體是老實的。”他一手穿進她的裙擺,輕緩地摩挲她的大腿。

“啊…”他粗糙的手掌在她身上擦出輕微的觸電感,麻酥了她的神經。

“老實,在等我嗎?”他的手指輕柔地搔著她的下腹。

“嗯,我在等你。”她舒服地輕吟一聲,主動摟抱住他。

“這麼想要我?”

“我想擁抱你,感覺你的體溫,你的心跳,聽你的聲音……”

聞言,他臉上閃過一陣複雜神色,接著冷啐一聲。“哼!你還真是會裝清純,只有擁抱是不可能滿足你的!”

“我……我不懂……”她撫著胸口,心臟被他眼裏射出的冷光刺得好痛好痛。

“夠了!不要再裝了!”他抓起她的小手,怨聲大吼。“我不會再對你心軟了!”

“我做錯了什麼?告訴我……”她慌亂地眨著大眼,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你錯的可多了!”他扣住她的肩膀,恨不得一把將她捏碎。

她有什麼錯?她真的都不知道礙…

紀繪忍著肩膀的疼痛無助地搖頭,濕熱的淚水甩落到騰政手臂,終於燙醒他的神志,他這才驚覺自己的情緒失控,險些傷害了她。



29.jpg

 

“脫掉。”

“呃?!”他由暴怒急遽化為冷酷的轉變教她一時無法反應。

“快點!”他不耐煩地吼叫,滿腔的憤恨再不轉由其他方式發洩,他可能會失手將她掐死。

“這……”他們的關係非要如此?只建立在性愛上……

她的身子仿佛知道自己的悲哀,但又無力反抗,只能虛弱地顫抖。

騰政狠心不去理會她無辜的淚顏,硬將她的上衣扯開,半露出粉嫩堅挺的雪丘。

“不要這樣……”她害怕的縮到床角,兩手護住胸脯。

“自己把內衣褲脫了。”他的眸子凍起一層薄冰,冷血地眯著她。

“要我自己……”多麼可笑,她還天真地幻想著他會憐惜她、愛她。

“快!我沒多大的耐心。”

“嗯。”她不能惹他生氣,也不想惹他生氣……

騰政眯起雙眼,觀賞著紀繪緩緩褪去衣物的媚態,雖然不只一次看過她的同體,但他仍不禁為她曼妙的曲線發出讚歎。

“躺下,把腳張開。”他迫不及待地命令。

“這……”

“快!”他低沉的聲音有著不容反抗的威嚴。

“我不希望我們每次一見面就是……”雖然和他已經有過數次的親熱經驗,但她仍無法如此開放。

“不然你希望怎樣?”說著,他的眸子閃過一瞬悲痛的光芒。

“我……”她艱澀地吞著口水,“我希望我們可以好好談談,瞭解彼此……”

“沒什麼好談、好瞭解的。”他冷嗤。

“我很想瞭解你,知道你的一切,還有我們的事情……”

她只知道他叫安騰政,大約三十五歲,其他一概不知。唯一可以推斷的是,由他年紀輕輕便擁有這棟豪華別墅看來,家境相當富裕。

而且,除了他的事情之外,她更想知道有關自己的過去。

“沒必要。”他的語氣依然冷酷。

“為……為什麼?”她不解地問。

好問題。她曾經傷他多深、多重,幾乎毀滅了他……他冷笑一聲,嘴角沖出一抹苦澀。

“告訴我,我想知道——”

“不要再問了!”他咆哮,打斷她的聲音。

但她不死心,再度開口。

“騰政,別把什麼事都放在心裏,我願意為你分擔。”她感受得到他心中堆積的苦痛,心疼地撫觸他的臉頰。

“別在那裏假惺惺!”他打掉她的手,再次像只發狂的野獸,狠厲地將她撲倒,像是要咬斷她的脖頸一般,用力地啃齧。

“不要!”她不懂,騰政為何對她如此殘暴?如果厭惡她,又為何要收留她?


 

f6a856f2bd36b40cd3f9d7f540da6363.jpg


“你明明很想要。”他使力揉搓著她的胸乳,留下五道鮮明的指痕。

“不要這樣……”她搖著頭,不知如何解釋。她是想要他,但不是以這種粗暴的方式啊!

騰政抬起她一腿,修長的手指潛至她的腿間,揉撫著她濕熱的花蕊,沾弄濃稠的蜜ye.在無任何預警之下朝她核心刺人一指——

“啊…不要……”強硬侵入的物體引起她一陣疼痛,仿佛要將她的身體刺穿。

他逼迫自己無視她的哀求,繼續在她體內進出。

“求求你……不要……”她推拒著他。

他對她只有怨恨!絕對不能憐惜!騰政將她的雙腿拉至最開,毫不留情地奮力穿弄——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承受不住被玩弄的羞辱,哭了出來。

不忍聽到她脆弱的哭喊,他終究還是停下動作,不由自主地為她拭去淚痕,“弄痛你了?”

“嗯……”她無助地抽泣著。

手指沾到的濕熱淚水燙得他的心隱隱抽痛。

“可以對我溫柔一點嗎?”她怯怯地請求。

刹那間,騰政興起拿下殘酷面具的衝動,然而,慘痛的記憶卻搶先一步阻止了他,命令他必須殘酷地報復她曾做下的傷害。

“別想以此博取我的同情。”積壓的怒氣沖上腦門,他憤而褪下褲頭,一個挺身,將勃硬的男性刺人她體內!

“藹—”她叫一聲,疼痛地弓起身子。

 

156.jpg

騰政對她的哭聲充耳不聞,繼續在她體內衝刺著,甚至一隻手封住她的嘴巴,要她無法叫喊出聲。

“嗚……嗚……”為什麼要這麼殘暴地對她?

“別裝可憐,你分明很享受。”在一陣快速的抽刺之下,他感受到她的內壁開始緊縮。

紀繪羞慚地紅了臉蛋,覺得自己十分可恥,竟然對他如此敏感,一個觸碰、一個撫摸便能得到極大的滿足。

突地,騰政抽出自己,深吸口氣然後屏息,像在忍耐著什麼。

“怎麼了?”她緊張地問。

怎麼會這樣?!向來持久的他竟會因她的緊窒而幾乎潰防……他氣憤地捶打枕頭,不願承認這個女人對他仍有強大的誘惑。

“你沒事吧——啊!”

她話還未說完,騰政修長的兩指已再度侵入她身下最柔嫩的地方,令她難受地不斷動。

“其實你很舒服,很想要。”他告訴自己,一定要狠下心腸折磨她。

“沒有……”

“沒有?看你都濕成這個樣子。”他將沾滿愛ye的手指伸至她眼前。

為什麼總是要故意羞辱她?紀繪咬著下唇,努力想咽下悲傷,然而淚水還是不爭氣地潰決。

“看你這裏,這麼興奮。”他抬高她的腰臀,讓她目睹私密處被玩弄的景象。

“我沒有……求求你停止……”紀繪閉上眼,羞愧地請求。

騰政刻意反著她的要求,手指深入她的蕊心,更加快速地撫弄。

“噢……騰政……”在他高超的愛撫技巧下,她的身體起了極大的變化,快感如電流刷過她的背脊,原本的啜泣聲也轉變成迷亂的吟叫。

她真美……白皙的嬌軀不停扭動,半眯的眼眸嫵媚勾人,粉嫩的紅唇婉轉嬌吟,教他癡狂不已。


一股急切想要佔有她的欲望激起,他抽離了手指,傾身向前,兩臂勾住她的膝蓋下壓至她的肩膀,欣賞著她受到花蜜滋潤的晶瑩花蕊,最後,情不自禁地俯下頭,吸吮那甜美的蜜ye。


“啊…”她驚訝地抓住他的頭髮,陷入一陣狂亂。


騰政撐開她因震驚而併合的雙腿,手掌細撫著她的膝蓋,在成功舒緩她緊繃的情緒後,舌尖開始恣意地在她蕊心穿梭,品嘗她的香甜滋味。

“我……”紀繪被他細膩的挑逗馴服,升起一股強烈的渴望。

抬起頭,他看到一張因害羞而染上紅暈的小臉,那模樣可愛而嬌媚,讓他深深著迷。

“嗯……我要……”一股興奮的熱流由下腹直竄而上,激發她體內巨大的空虛感。

“要什麼?”

“要你……”

“你這個女人!”突地,他胸口燃起一把悲憤之火,兩手狠狠緊箝住她纖細的手臂。

“我……”她慌亂不已,不懂他為何又發怒。


 

1479796662-14875212-10207803420223276-844081200-n.jpg

 

 

她的不忍在瞬間隨著怒火燒盡,他洩憤似地把她的雙腿拉開,對準她腿間的蜜x挺身刺人,直達最深處——

“好痛……”她細嫩的內部被碩大強硬填塞,又因他快速的衝刺而產生燒灼般疼痛,險些讓她昏厥過去。


不知是否出自憐惜,他中止了動作,但在她還未獲得喘息機會之時,便又扣住她的細腰,強硬地將她轉身背對著他跪下,然後抬高她的

腰臀,手指來回撫弄她的背部,感受那優美的弧線和滑嫩的肌膚。

“嗯……”她喜歡他輕柔撫摸她的感覺,些微的搔癢,些微的麻酥……

就在紀繪沉迷於他的溫柔之際,他的手驀然化為利爪,使力揉捏著她的臀瓣,手指狂肆地侵入她雙腿間,點刺她興奮的核心。

“騰政……啊……”她的身體如被電擊似地戰慄起來。

其實這是另一種懲罰,他刻意用手指夾住她柔軟敏感的肉芽,快速地揉搓,在她快要爆發時又立即鬆手,改成有一下沒一下地刺激。

“不要再折磨我了……”禁不住他一再的挑弄,紀繪身子癱軟地哀求。

折磨……他冷笑一聲,這根本不足以說是折磨,更不足以消去他心中積壓許久的憤懣。

臉色一沉,冷殘的因數又在他血液中奔騰,他抓住她的腰身,由背後猛地擠入火燙的堅挺,在激烈的推送之中繼續搓弄她的蕊瓣。


“啊……啊…”刹那間,兩種不同的快感在她體內不斷激爆著火花。

可是,同樣在她快要到達高chao時,他又停了下來,改以緩慢的速度進出。

“騰政……”她受不了了!這就像乘坐雲霄飛車正要衝上頂點時,卻意外摔落,所有快感急速下降。

他聽出她呼喘中的需求,但仍刻意不去理會,僅慢慢地挺入、抽出,再挺入,在她的體內緩緩扭動。

漸漸地,她發覺他放慢速度是為了讓她更能感覺他的存在,體驗另外一種不同於急速抽送的舒暢……


“很好,就是這樣,你的身體夾得真緊,真棒……”硬挺被她緊緊地包裹吸附,讓他感受到極大的滿足。

“吻我……”她轉過頭想和他親吻。

但是他卻刻意閃避,收回俯身握住她胸前渾圓的兩手,扣緊她的腰身,開始奮力駕馭著她——

“嗯……啊……”紀繪因他狂猛的推送而瘋狂吟叫,然而在每一聲的申吟中,都混著他不知道的悲苦。

為什麼從來不吻她?她不懂,他們的關係已經如此親密,為何他連個親吻都不肯給她?

“騰政……吻我……”在他彎下身舔弄她耳窩時,她再度請求。

他沒有回應,只是繼續舔咬著她的耳垂,下身更加強勁地向她頂刺——

“啊…啊…”隨即,她被巨大的情欲浪潮席捲,亂了一切也忘了一切,只能任由他帶領著沖上巔峰。


201606011500016646.jpg


他的精力彷彿用之不竭,從夜晚至隔日正午都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直到她再也負荷不了他的衝擊,才甘心退離她的身體。

疲累無力的紀繪在騰政臂彎之中,細數他沉穩的心跳,嘴角微微漾起幸福的笑容,享受兩人肌膚相親的甜蜜。

“累了?睡著了?”他輕輕爬梳她烏黑光滑的長髮。

她搖頭,細白手指調皮地在他鎖骨上來回滑動。

她喜歡這種感覺,兩人靜靜地躺著,聆聽彼此的呼吸聲,沒有爭執,沒有不知所以的怨憤……

“在想什麼?”

“想我們是什麼關係?”她試著仰頭索取親吻。

“你覺得呢?”騰政翻身拿取放在床頭的煙盒,顯然又在閃躲。

“我不知道……”連索吻的資格都沒有,她還奢望在他心裏有何分量?

“最好不要知道,也別再問。”

打火機燃起火光的一刻,紀繪看見一張教她迷戀的面容——

 

26 (2).jpg

濃密的眉毛,炯亮的雙眸,高挺的鼻子,薄而不失剛毅的嘴唇,他立體的五官,就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像。

除此之外,還有教她驚心動魄的霸道氣勢,冷凜而嚴厲神情,不許人踰矩冒犯,更不許人接近探索……

就像此刻一樣。

“那……可以說些關於我的事嗎?”她怯怯地咬著手指。

他只告訴她,她叫尤紀繪,是個孤兒,其他便經口不提,即使她詢問也從不回答。

“你不會想知道的。”他緩緩吐出一口煙,散化後變成兩人之間無形的隔膜。

“為什麼?我以前真的——”

他按熄煙頭,大聲斥喝:“我不想提。”

“拜託,告訴我……”

他甩開她,起身走進浴室。

“騰政……”他留下的寒意穿透她的身體,她試著搓弄手臂溫暖自己,嬌弱的身軀仍不敵絕情的侵襲,冰凍了起來。

他們的關係真的只建構在性愛之上。

他們只是因生理需求而結合的床伴。

“呵!我真傻,事實都擺明瞭還奢求什麼……”紀繪澀然一笑,心卻跟著湧出的淚水碎裂一地。

一個月前,她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意外,突然間喪失所有記憶,而安騰政是當時唯一在她身邊的人。

或許是同情,或許是憐憫,或許是有其他原因,總之,他給了她一個住所,提供她一切生活所需,負起照顧她的責任。前提是她必須遵守他的規定,不許離開別墅,不許對外聯繫,不許和任何人接觸。

沒有身分證明,沒有謀生能力,無依無靠的她只能聽從他的安排,兩人也因此演變成現在這種關係。

聽到浴室傳出的沖水聲,紀繪仿佛感受到一場冰冷大雨由頭頂狠狠淋下,讓她無處可躲。

他總是不願提及過去的事,可見多麼恨以前的她……

一個月前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失去記憶?什麼都想不起來?

或許,真如他所說的,她不會想知道自己的過去——

因為她是個犯了許多錯誤的女人。   

 

 

你可能會喜歡:

慾望的惡魔情人(一) 

魔鏡裡的情人 

愛與慾的詩篇 

陰影下的慾望

18禁之木偶奇遇記 

人妻的性福體驗(一)

人妻的性福體驗(二)

慾望的沉淪 

愛的初體驗 

淑女的矜持 

網路一夜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dy 的頭像
fandy

情色異想世界~18禁~未成年勿入

f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時間的河
  • 哇..從文學角度看這篇文章
    劇情結構晚整迷人
    若從情色的角度而言呢
    卻又令人澎湃不已
    好棒的文筆與思緒阿.
  • 感謝留言
    很高興你也喜歡

    fandy 於 2017/03/09 13:34 回覆

  • mistii
  • 我曾看過一個外國影集,內容和這篇故事很像,但仍得接下去看你的劇情發展...

    你很會選圖,不是一般俗氣的男歡女愛圖....力度角度表情都很到位....

    欣賞你的圖,文,誠如你所說,有人po烹飪有人po情愛...真的都是人的感覺,
    必須用正常及嚴肅的角度去觀賞...
  • 感謝你的欣賞
    建議用輕鬆愉快的心情去觀賞
    這些令人激賞的情色文章

    fandy 於 2017/03/09 14:01 回覆

  • Sherry
  • 很...寫實呢
    故事感也很強說
  • 性事也能描寫的
    如此動人心弦
    令人激賞

    fandy 於 2017/03/09 13:51 回覆

  • 癮妹子
  • 你的圖搭的好有味道
    應該未完吧 等著繼續欣賞:D
  • 感謝妳的欣賞

    fandy 於 2017/03/09 1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