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jpg

 

請先閱讀慾望的惡魔情人(一)

 

第二章

為什麼一定非他不可呢?

 

事實上,蕪婷也很想知道,放下手邊的工作,靠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她一抬頭便能透過總裁辦公室玻璃看到正一臉認真面對著筆記本電腦辦公的英俊男人,俊逸的薄唇抿得緊緊的,銳利的視線自無框的眼鏡下盯在電腦銀幕上,修長的手指利落地敲擊在鍵盤上,優雅得像是一位鋼琴家在彈奏著美妙的樂曲。都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可是認真的男人卻也能完美奪目到她難以直視。

 

 

像是感覺到女人灼熱的視線,正在辦公的雷森猛地抬起頭來,正好看到正透過玻璃傻看著他的小女人。兩人的視線交接,小女人立刻害羞地低下頭,像是做了壞事不小心被抓住一般,鬼鬼祟祟而又心虛地轉過頭去,但臉上的紅潮卻是一直蔓延到了耳根邊,模樣看上去煞是動人。雷森不禁笑著咧開俊逸至極的完美弧度,得意地看著偷窺他的小女人一臉赧然地低著頭假裝翻雜誌,卻用眼睛的餘光悄悄地注視著他。

 

 

真是太可愛了。雷森用食指輕撫著唇,想到昨晚這美麗的人兒是如何在他身下扭擺,哭著求他愛她,黑眸中不禁又浮上一抹慾望之色,胯下竟然又是一緊。

 

糟糕!又被他發現了!

 

已經不記得是第幾次被男人抓到她在偷看他,每每都惹得她害羞不已。雖然每天晚上男人都會和自己做著最親密的事,可是她卻始終還是像當初第一次見他時那樣青澀懵懂。幽幽的歎息著,她清楚自己的心裡對這個完美的男人的愛意。可是,還有一個聲音在她的耳邊不停告誡她:「不能愛啊,千萬不能愛上他啊!一旦愛上,便會再也沒有後路可退的啊!」可是,愛一個人真的能控制麼?更何況,她是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個惡魔般的男人。

 

 

一年前陽光從公寓的窗子外暖暖地曬進來,地上也被勾勒出一塊塊不規則的金色方塊。林蕪婷放下剛讀過一半的小說,走到廚房裡,為自己泡上一杯溫熱的香茗,熱熱地捧在手心裡,對著這滿地燦爛的陽光,竟是不由自主的莫名微笑起來。

 

 

她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因為準備到台北來找一份能勝任的工作,因而一個人租了間不大但很溫馨的公寓。話說她到現在為止也沒找到很滿意的工作。並不是她太挑,而是她想要有個自己喜歡的環境,自己喜歡的工作,工資方面,她並不算太挑。

 

閒著無聊,她拿起茶几上一份報紙隨意地瀏覽著,卻不經意看到一行這樣的文字:

 

【「森帝」集團現誠招一批大學畢業生擔當公司實習職員,試用期為三個月,若經公司考核合格,將直接簽約成為正式職工,待遇優厚,工作環境佳,面試時間將在本週六開始。「森帝」真誠歡迎您的到來!】

 

「森帝」集團?

 

蕪婷有些發愣,就算她對財經雜誌並不感興趣,卻也聽過「森帝」的大名。

 

「森帝」集團是個剛剛上市僅三年的新公司,然而卻就在這三年內,其以奇跡般的速度席捲整個國內市場,本來只是生產數碼產品的公司如今已經開始向食品業和服裝業進軍,甚至最近還聽說「森帝」集團將考慮進軍娛樂界。

 

想到這裡,她再也無法控制內心的興奮,連忙跑到電話裡求助自己的好姐妹吳依漣。對自己的好友依漣來說,關於財經方面的知識,問她是再合適不過了。

 

 

「喂?是誰啊?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不知道本小姐在睡美容覺嗎!

 

 

「到底讓不讓人活了!」電話裡先是不由分說地傳來一通亂罵,沉寂半響,隨之又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哦,是小婷婷啊,快說吧,找本小姐有何貴幹?」無奈地對著電話一陣苦笑,林蕪婷道:「小漣,能拜託你一件事嗎?」「什麼事?不會是又要我幫你想辦法拒絕哪個癡情男吧?」電話那邊立即傳來有些謹慎的語氣。

 

 

「放心啦!」蕪婷又好氣又好笑,道,「跟男人無關。我只想問問有關一個公司的事。」「哪個公司?」一聽這話,依漣立即來勁了。

「就是『森帝』集團啦。」「森帝?」電話那頭傳來有些不敢置信的語氣,「你說『森帝』?」「是啊?有什麼問題嗎?」蕪婷有些奇怪。

 

 

「哦–沒什麼。你想知道些什麼?」「你幫我介紹一下那個公司的情況怎麼樣。」「好吧。『森帝』集團於三年前上市,先是在數碼業發展,公司在上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連續推出了堪稱經典款式的貴族系列手機X系列和Y系列,並以迅猛的攻勢迅速席捲手機市場,首月銷售成績便一舉躍居手機市場第七位,傲人的成績讓同行業人士望塵莫及……

 

隨後的三年裡,『森帝』手機更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攻佔國內手機的四分之一,『森帝』手機於是也成為手機市場上名副其實的帝王……接著,在食品和服裝界,『森帝』也有著不俗的成績。國內權威財經雜誌《財經風雲》這樣評價『森帝』:最有潛力進軍國外市場的頭號集團,短短三年便建立起商業王國,堪稱商業界的一大奇跡.」「這麼厲害?」蕪婷聽得驚訝不已。

 

「是啊,說起來,『森帝』的總裁還真有兩下子,商業頭腦……勉強可以和本小姐相媲美吧。」電話那頭傳來某人自戀的話語,聽得蕪婷一陣好笑。

 

「你知道『森帝』的總裁?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啊?好厲害啊!」蕪婷對這個未見面的男人好奇極了。

 

63.jpg

 

「他不是人。」電話那頭突然悶悶地傳來一句。

蕪婷有些摸不著頭腦地聽著這句話,半天沒反應過來。

「他是惡魔。」終於,電話那邊傳來這樣的話。

「什麼意思?」林蕪婷有些奇怪。

 

 

「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你知道他曾經怎樣打擊他的對手公司嗎?其手段之狠辣是你想像不到的,那個公司的老闆甚至因此而自殺了,你說他不是惡魔是什麼?」好友的聲音有些忿忿的。「是嗎?」林蕪婷有些奇怪好友的態度,但卻只是敷衍地應了聲。

 

 

「是啊!所以,你千萬不要認識那種人!在街上看見那種惡魔,也最好馬上掉頭就走!–好了,本小姐要繼續睡美容覺了,拜拜!」說完,電話那頭便斷了線。放下電話,蕪婷有些好笑地想,她倒是想認識那種人,可是她和那種高高在上的人認識得了嗎?

 

 

終於到了星期六的早上,蕪婷快活地坐在出租車裡,對著鏡子做著最後的補妝,卻沒留意前面的年輕司機正滿臉通紅地從後視鏡裡看著自己。

 

67.jpg

 

好美麗的女孩子!

 

司機每天都會載乘許許多多的乘客,其中也不乏有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可卻從來沒遇見過像這位女孩子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人。像是天生就會吸引人注意一般,卻不是那種誘惑的性感美女。她美麗純潔得就像天使一樣,只是看著她,就讓人感覺好滿足。年輕的司機有些心花怒放起來,感覺自己昨晚熬夜開車的疲憊似乎全身消失了。

 

 

「司機,停車。」林蕪婷看到已經到了目的地,連忙讓司機停下車來。

 

 

年輕的司機有些戀戀不捨地看著這位天使般美麗的女孩子要下車,連忙下車,第一次這麼慇勤地為乘客打開車門。「謝謝你。」有些受寵若驚地看著司機,蕪婷微微地笑道。

 

 

 

好美的笑容啊!

 

司機一時間感到片刻的失神,隨即又害羞地微笑道:「您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等你面試結束我有這個榮幸能再送你回家嗎?」「真的嗎?」蕪婷感到開心極了,沒想到來面試還能遇到這麼好的人。

 

 

「嗯,我可以給你的車費打五折哦。」「那實在太感謝你了!再見!」林蕪婷衝他擺了擺手,大步向著面前宏偉如同宮殿的『森帝』大廈門口走去,由於來得比較早,公司門口幾乎沒有什麼人,於是她很順利地就走到服務咨詢台前詢問面試事項。

 

 

然而,她沒注意到,一輛黑色的法拉利正停在公司附近,而一個戴著無框眼鏡的男人正若有所思地透過車窗玻璃看著從他車前經過的林蕪婷,黑眸中閃現著危險的光芒。

 

不錯的女孩啊。雷森感興趣地抿緊薄唇,似乎把這個天使一樣的女孩變為自己的玩具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62.jpg

 

想到這裡,「森帝」集團總裁有些邪魅地微笑起來。心念一動,搜出自己西裝口袋裡的手機,迅速撥通一個號碼道:「……看到剛才那個走進去的女孩了嗎?

 

對,就是她。帶上她的資料還有那個女孩,一起送到我的辦公室來。」身形利落地下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裝,他邁開優雅的步伐向著公司走去。

 

陽光從頭頂傾瀉而下,被他一腳腳踩成碎片,鋪滿他身前的地板。

 

邪魅的唇微微勾起來,雷森看了一眼頭頂的天空,道:「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呢。」

 

 

************************************************************************************

 

 

林蕪婷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總裁辦公室外面,纖細的玉指有些猶豫地不知該不該敲門進去。

 

怎麼回事嘛!她剛剛才到這兒報道,總裁居然就說要對她親自面試,著實讓她大吃一驚。她可不認為自己的名字能被總裁知道。可是,「森帝」集團的總裁怎麼會突然要求見她呢?

 

帶著疑惑和好奇,林蕪婷終於還是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進來。」門內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男低音,又是把她嚇了一跳。

 

鼓起勇氣扭動門把手,林蕪婷怯怯地走進了總裁辦公室。深吸了一口氣,她向著傳說中的商業天才卻也被好友稱為「惡魔」的男人看去。這一剎那間,她頓時當場呆立在了原地。

 

 

77.jpg

 

 

漂亮的黑眸自無框的眼鏡下透射出銳利的光芒,坐在辦公椅上的男人五官輪廓俊美而陽剛,猶如藝術家精心雕刻的完美雕像,有股難以言喻的危險和狂野氣質,然而他用手支著下巴的動作卻如貴族般優雅慵懶,無框的眼鏡更是為他平添一股斯文的瀟灑,巧妙地中和了那股直逼鋒芒的氣質,看上去使他更多了一份叫人無法移開眼的神秘魅力。

 

這就是好友所說的惡魔?可是……怎麼會有這麼英俊的惡魔存在?

 

林蕪婷自認並不是個花癡女,也不是沒見過好看的男人,可是不知怎的,她就是無法把眼睛從這個堪稱完美的男人身上移開。心口兒莫名的怦怦亂跳,教她小臉都忍不住浮上一抹紅暈,當下便不知所措地低下頭,不敢再看男人。

 

好美的小東西!

 

纖長而捲曲的濃密睫毛像蝶翼般微微扇動,柔美精緻的五官看上去嬌小得教人心生憐愛,吹彈立破的雪白肌膚,清亮的雙眸乾淨而不帶一絲雜色。近看她讓人感覺她真是越看越漂亮。

 

雷森若有所思地盯著她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剛才女孩在看他時那片刻的失神他可沒放過。看來,這個小女人也和其他女人一樣,對於他的外表很是滿意。那樣,事情就好辦多了。

 

「把你的簡歷表拿給我看看可以嗎?」雷森溫柔地出聲道。

 

「啊?哦。」林蕪婷先是一呆,隨即馬上反應過來,連忙低著頭送上自己的簡歷表,不敢抬頭看男人。

 

好笑地看著女孩有些拘謹的動作,雷森接過林蕪婷遞來的簡歷表,看著那青蔥般白嫩的小手,他有意無意地在接過來的時候,手指從她的手背上輕輕滑過,有些輕佻地動作卻是惹得林蕪婷全身一顫,差點沒拿穩手中的簡歷表。

 

急急的退後幾步,蕪婷臉上的紅暈更深,頭也垂得更低了。

 

「你的耳環掉在地上了嗎?」忍不住的,看著她可愛的舉動,男人輕笑道。

 

「啊?什麼?」林蕪婷有些奇怪地抬起頭,看向笑得一臉誘惑和迷人的男人。

 

「你不是在地上找東西嗎?」男人卻假裝奇怪的挑高眉。

 

「啊?不是。」知道男人在取笑她,她也忍不住輕輕地笑起來,但臉頰卻更加紅艷動人。

 

收斂笑意,漫不經心地翻了幾頁面前這女孩的簡歷。出乎意料,他還以為她只是個空有外表的花瓶,沒想到專業成績還不錯。林蕪婷是學管理專業的,在校成績一直不錯,學業結束時還得到了很高的學分。

 

「你叫林蕪婷?」男人有些明知故問的道。

 

「嗯。」她點了點頭。

 

「很好,你的資料不錯啊。」看著簡歷表上笑得一臉燦爛的女孩,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輕柔地來回愛撫那張登記照片上的美麗笑臉。

他在幹什麼?林蕪婷感到自己的小臉都快紅得燃燒起來。只感到男人似乎是在自己的臉上一下下地愛撫著,臉上一陣莫名的發燙。

突然,男人自辦公椅上一躍而起,繞到林蕪婷的面前,在她身前站定。

 

 

頭頂上突然多出一團陰影,林蕪婷不解地抬頭,就看到英俊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漂亮的黑眸裡閃著莫名的光芒。兩人的距離挨得好近,她甚至能聞到他身上淡雅的古龍香水味,感到他身上輻射的莫名熾熱。不知怎的,她竟無法做出逃開的動作,就那麼傻站著,盯著男人幾乎奪人心魂的黑眸。

 

 

近看那對黑眸,才發現它們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完美,有些冷冽的光澤,卻也帶著寶石般迷人耀眼的光芒,飄忽不定的閃爍著,彷彿隱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這樣的他,竟會莫名地牽動她的心臟。好想悄悄地接近他的人,還有……他的心。

 

雷森不經意的用手指撥開那垂在她耳前的幾縷髮絲,將它們撥至耳後,完全袒露出那張天使般美麗的俏臉。男人的手指親暱地描繪著她的五官輪廓,驚歎著她精緻無瑕的柔嫩肌膚。

 

「小婷兒,你真是像天使一樣美麗。」炙熱的讚美自他口中吐出,她竟像中了魔咒般無法挪步,只能傻傻地抬頭看著他。

 

接著,男人猝不及防地低頭,不容抗拒地堵住了林蕪婷嬌美的紅唇。

 

「唔–」男人竟然吻了她?!林蕪婷驚訝地睜大雙眼,感到自己的小嘴被男人用極其溫柔和霸道地方式吸吮、舔吻著,最後男人更是將整條舌頭也餵進了她的絲絨小口中,放肆地佔有著她口中每一處甜蜜。

 

19.jpg

 

分不清是誰在吻誰,最後她竟然也抵不住誘惑開始回吻他,兩條舌頭親密地糾纏著,互相交換著口中的津液。

 

最後,當她感覺到快要被吻得窒息時,男人終於放過她的舌頭,而男人的粗舌也從她嘴裡退了出去。

 

「你……你為什麼要吻我?」傻傻地看著男人,林蕪婷張著被吻得紅腫的唇瓣問道。

 

「因為我喜歡你的味道,嘗起來真是甜美得不可思議。」雷森有些意猶未盡地舔著薄唇,看向女人的目光變得深沉而魅惑。

 

林蕪婷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她應該責怪他不由分說就多去她的初吻的行為的,可是她卻知道自己的內心深處其實是喜歡的。可是她為什麼會喜歡上和一個認識不到五分鐘的男人接吻呢?

 

腦子裡還想著這個問題,身子卻陡然被男人一把橫抱起來,向著辦公室內面的休息室走去。

 

還來不及反應,她剛想問男人這是怎麼回事,雙唇再次被男人霸道地封住,她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雙臂環繞上男人的脖子,幾乎是迎合般的回吻著男人。

 

雷森一邊熱情地和小女人深吻著,有些粗魯地一腳踢開休息室的大門。該死的,他要她!就現在!

一把將女人嬌小的身軀扔進床單裡,雷森迅速關上房門,像惡狼撲羊一般覆上林蕪婷甜美誘人的身子,將她壓在自己身下狠狠地舔吻著她的唇、俏鼻以及雪白如凝脂般的玉頸。

「等一下–」蕪婷自唇間擠出一句話來。

 

男人立刻停住手,詫異地看著她:「怎麼,你不要嗎?」「不是–只是–你和我–這–」「這沒有什麼,」雷森近乎邪惡地在她耳邊吐氣,「以後你會是我的專屬秘書,我會經常對你做這樣的事。」「嗯……」腦子裡亂成一團,遲疑間,就感到男人的大掌撫上她的胸脯,隔著衣料愛撫她豐滿的酥胸。那慣於調情的手段頓時教未經人事的蕪婷有些神志不清起來。

 

白色的連衣裙被男人熟稔地褪去,接著她感到胸前一涼,包裹著圓潤雙峰的蕾絲胸罩已被男人解開甩在了一邊。

 

「總裁,你–啊–」林蕪婷半抬起身子,剛想開口,胸前又是一熱,紅艷的乳尖已被男人含進了滾燙的雙唇間。男人用熟練的唇舌動作舔弄著、吸吮著那一對嬌俏挺立的紅莓,莫名的快感自胸前傳來,讓她既害怕又期待。

 

下身的遮羞物也被男人解開,此刻的她用最原始最美麗的姿態出現在他的眼底。蕪婷從未在男人面前赤身裸體過,當下不禁害羞地合緊雙腿,雙手則遮掩著胸前誘人的乳尖。

 

滿意地打量著身下美麗的女體,雷森開始慢條斯理地解開自己身上的衣物。

 

西裝被扔在一邊,雷森優雅地解開襯衫扣子,頓時精壯的古銅色胸膛完全裸露出來。蕪婷驚訝地看著男人的動作,那完美的結實胸肌看上去厚實而性感,讓女人手心甚至都一陣發癢。

 

78.jpg

 

 

接著是那完美的八塊強健腹肌,向她驕傲地展示著男人的力量。然後是那窄小瘦削的男性臀部,修長有力的雙腿,無不是散發著致命的性感。林蕪婷終於能理解為什麼別人會說雷森是不折不扣的惡魔了。因為假如不是惡魔的話,誰還會有如此致命的魅力?

 

最後,連那件被繃緊的猛男內褲也被褪下,雷森取下臉上度數並不深的無框眼鏡,放到一邊。頓時,另一個與眾不同的雷森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雷森驕傲大方地展示著堪比太陽神阿波羅的完美身軀,一步步向著床上的赤裸女體走了過來。接著,就在快接近床邊的時候,他一個猛撲,便將這具誘人的雪白胴體牢牢地困在了身下。

 

「總裁–」剛想說話的她紅唇再次被男人堵住,遮著乳峰的小手也被拉開,他霸道地擠進她的雙腿中間,強迫她將女兒家所有的私密都展現在他的面前。

 

「噓!別說話,讓我好好地愛你。」雷森邪惡的大掌抓起女人兩團豐腴的雪白乳球,有些粗魯地揉捏著她處子的柔嫩雙峰,那巧妙地力道教她既難受又興奮,卻是不由自主地愛上這種矛盾的快感。

 

「嗯–啊–」蕪婷情不自禁地抱住男人的脖子,將他埋進自己誘人的乳溝間。

 

「天!你好熱情!」男人驚訝地低笑著,低下頭將那不斷逸出呻吟的小嘴牢牢地吮住,大掌則不老實地在她柔美的身子週身遊走,最後停在她翹挺的臀上,愛不釋手地揉捏著那渾圓的雪臀。

 

「嗯–總裁–」林蕪婷不由自主發出嬌媚無比的輕吟,因為這醉人的快意連氣息都變得滾燙起來。然而,下一個瞬間,嬌軀卻因為男人突如其來的動作僵硬了。

男人用生著粗繭的手指撐開那密合的花朵,順著流淌出來的花液將整根手指都餵入那嬌小的花蕊中,小心翼翼地反覆摩擦著那絲綢般嬌滑的肉壁,教那窄小的天堂更加濕潤、火燙。

 

「總裁–你–啊–」男人的粗指像蜜蜂採擷花蜜般在那誘人的蜜徑裡來回抽插,讓那嬌美的入口為他綻放最淫蕩的紅艷花蕊,散發著蜜香的花汁滾燙地滿溢而出,將那柔軟的神秘處沾得濕黏不已。陌生而強烈的快感教蕪婷不禁為之全身嬌顫,連話也說不完全了。

 

「叫我森,當我們私下的時候,我可以准許你叫我雷森。」俯身將那兩片柔美的唇瓣吮得水潤紅艷,雷森在她耳邊熱熱地吐氣。

 

「嗯–森–」不由自主的,林蕪婷竟順著男人的意思叫了出來。卻沒注意到男人因著這聲嬌媚的呢喃,黑眸中的慾火燃燒得更為猛烈。

 

「很好,你很聽話。我的小婷兒,–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你知道你現在有多美嗎?」雷森的粗指在女人那柔潤的腿窩處幾近蹂躪地抽送著,找到女人體內那絕美的一點後,更是加快動作,反覆摩擦那最為敏感的一點。

 

 

58.jpg

 

「啊啊啊–」太多的快感在體內齊齊爆發開來,那驚人的美好滋味叫她簡直快要崩潰了,一股灼燙的東西更是沸騰著要從體內深處狂洩而出。

 

蕪婷情難自已地用力抓住埋在她雙腿間的那隻手臂,甩動著纖腰狂野地尖叫起來,而那還填充著男性粗指的嬌蕊內卻是像井噴般傾吐出一束熱燙的蜜汁,像噴泉般狂射不止,甚至射上了休息室的房門,地上更是流下了一道清晰的水痕。

 

「我的天,看我發現了一個什麼尤物?居然會潮吹,還一下子射得那麼遠!」雷森雙眼充滿慾望地看著女人高潮時的媚態,撤出那被高潮中的女性嬌穴吸得緊緊的粗指,放進嘴裡邪魅地吮吸了一口。

 

「很甜美的滋味啊……我的小婷兒,從現在起,你只屬於我一個人。」一邊說著,男人扶起腿間發燙的巨龍,對準那濕潤的花縫,一個結實的挺身,便狠狠地嵌進了那狹小的花蕊內。

 

「森–不行–你好大–啊–」蜜穴被龐大的男莖撐至難以合攏的程度,劇烈的撕痛感令她難以自制地扭動身體以逃離那股熱辣辣的火燙感。然而男人卻一把按住她不停扭擺的纖腰,被男人過於粗壯的慾望撐得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因為男人的抽送有節奏地律動著,甚至在他每次撞擊她的花心時,他都能看到那嬌嫩的小腹上明顯被撐起的小小一塊。

 

「寶貝,感到快樂了嗎?天,你把我夾得好緊!」雷森抓起女人的纖腰,托高女人一邊雪白的玉腿架在寬肩上,那吸吮著男性粗鐵的花朵頓時張開一道粉嫩的紅蕊,晶瑩的愛液順著他的陰莖流淌下來,將兩人交合處濡濕成一片狼藉。

 

因為體諒女人是第一次,因而雷森特意放慢了抽送的速度,小心翼翼地在那將他吸得緊緊的嫩蕊裡來回做著活塞運動,粘膩的蜜水不斷從那被填得滿滿的蜜徑裡不斷流瀉而出,被他巨長的龍根不斷帶出,濡濕了他的莖身和那甜美的入口。

 

「森–快一點好不好–嗯–好難受–」不自覺的,林蕪婷睜開迷濛的眼睛凝視著身體上方如同天神般俊美的男人,柔嫩的小嘴猶豫地開啟,竟然說出了這種平時一定教她羞得無地自容的話語來。

 

然而此時,她卻面對這個幾乎可以稱之為陌生人的男人,自然而然地說了出來。

 

「你希望我快一點麼?」聞言,男人低啞地笑出聲來,餵在她小腹裡的灼熱男性卻是強硬地向著深處的柔軟頂轉,企圖攆開那嬌合的蕊心。

「嗯……我要你……」身下美麗的小人兒慾火焚身地纏上他的四肢,香汗淋漓的嬌胴順著本能溫柔摩擦著他強壯的身軀,再加上那熱情無比的呻吟–如此尤物在懷,縱是聖人又如何抗拒?

 

雷森唇邊揚起危險至極的邪笑,他低頭在女人耳邊熱熱地吐氣道:「當然,如你所願。」下一刻,他不再克制自己,像被放出柵欄的野獸般狂猛地在她體內橫衝直撞起來。

 

「啊啊–」教人難以忍耐的快意在小腹內狂燒不止,嬌嫩的子宮口被男人強悍地撐開,火燙的巨龍一路狠狠地釘進她身體深處的嫩軟裡,將那平坦的小腹撐得一凸一鼓的,每一下撞擊都彷彿重擊在她的心臟上。

 

隨著那巨大得可怕的粗蟒在嬌嫩的花心中來回摩擦,她清晰地感到了高潮前兆的再次來臨,她不由得再次收縮小腹,誘人的小紅花將男人火燙的巨龍死命地絞緊,被快速抽插搗成白漿的蜜汁不斷地從那嬌花似的蜜穴裡飛濺而出,在空氣中飛舞出淫靡至極的弧度。

 

 

「小天使,你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雷森臉上浮現又痛又興奮的表情,那碩大的龍頭被女人的小穴吸吮得水亮潤滑,每一次抽撤都能聽到女人小穴淫蕩得唧唧亂叫,那甜美的深處彷彿準備絞乾他所有的精力一般將他吸得好緊,像一張貪婪的小嘴在吸吮著他巨碩的男性象徵。

 

雷森從未見過如此熱情的女人,她的小穴猶如傳說中的絕世名器熱熱地包裹著他的灼熱,晶瑩的蜜液不斷從那嬌熱的花瓣裡被撞得一串串濺灑而出。每一下頂入,他都能欣賞到女人胸前洶湧甩動的雪白乳浪,惹得他禁不住伸手近乎肆虐地抽打那柔嫩的乳球,看著身下的人兒被玩弄得哭叫著哀求他,他禁不住浮現冷酷而邪惡的笑意,將自己小腹處的力量頂得更深。

 

「太大了–啊–」身下的人兒全身抽搐著,因為這殘酷的快意連呼吸也要停止了。可是小穴內那甘之如飴的飢渴卻是讓她禁不住弓高腰肢哀求男人玩弄她。每一次男人那可怕的碩龍挺進那小巧的子宮裡,都讓她禁不住為之快樂得挺腰尖叫。

 

「啊–」蕪婷的意識再次被帶去一個絕美的天堂,雙腿深處那稚嫩的花壺裡再次噴灑出豐沛的蜜水,全數澆在男人灼熱的象徵上。

 

44.jpg

 

「小天使,你好美啊–」絕美的滋味從男性灼根上滿滿地湧上來,雷森低吼一聲,被刺激得瞳孔都變成了紅色,大掌猛地扶住蕪婷的纖腰便是一通強勁的狠撞,那巨碩的龍頭狠狠地擠入女人嬌嫩的子宮內,火熱的白泉頓時全數狂射,將身下的女人燙得忍不住哭叫起來,被喂得滿滿的花徑裡含著男性的慾望瘋狂地抽搐,將摻雜著蜜水和男人愛液的熱汁自粉嫩的嬌蕊中吐出。

 

抵著女人的嬌軀抖動著瘦削的結實窄臀以延長這波高潮,發洩完畢後,男人終於心滿意足地抽出漸漸疲軟的下體,發出了野獸美餐一頓後的滿足嘶吼。

 

正準備把女人帶到洗澡間洗掉兩人身上的粘膩,卻是驚訝地發現蕪婷因為太累已經暈厥過去。

 

輕笑著搖了搖頭,雷森摟住女人嬌軟的身子向另一邊的總裁專用浴室走去。

 

這次幹得真是太舒服了,沒想到天使般純潔美麗的她一旦到了床上立刻比魔女還要誘惑,這是他萬萬沒料到的。不過也好,如果真是天使,誰會願意和惡魔親近?

自此以往,兩人糾纏不清的關係便開始了。林蕪婷在清醒的時候,也曾想過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願意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貞潔獻給一個不過見面才不到十分鐘的男人。如果她能重新選擇的話,還會願意做一樣的決定嗎?

她不知道,但她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她在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就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從此以後,再也無怨無悔。

 

 

 

你可能會喜歡:

禁忌情婦(一) 

禁忌情婦(二) 

禁忌情婦(三) 

魔鏡裡的情人 

陰影下的慾望 

愛與慾的詩篇 

人妻的性福體驗(一) 

人妻的性福體驗(二) 

淑女的矜持 

慾望的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dy 的頭像
fandy

情色異想世界~18禁~未成年勿入

f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